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湖南盛仕达钢材贸易有限公司

架管|螺旋管|镀锌管|板材|盛仕达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林良
  • 电话:0731-82629117
  • 手机:15773192021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29家上市煤钢企业去年获52.2亿政府红包
新闻中心
29家上市煤钢企业去年获52.2亿政府红包
发布时间:2016-04-08        浏览次数:14        返回列表
     16家上市煤企去年获21亿元政府红包
 
    “僵尸煤企”靠补贴或只能饮鸩止渴
   
    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推进,政府为了鼓励煤企去产能,各项补贴也有望增加。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了“僵尸煤企”机会。
 
    煤炭行业去产能力度正在加大,“僵尸煤企”也成为重点打击对象。
 
    但截至目前,根据《证券日报》的统计,有16家上市煤企去年共获得21亿元的政府红包,其中不乏亏损严重的煤企。
 
    今年,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推进,政府为了鼓励煤企去产能,各项补贴也有望增加。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了“僵尸煤企”机会。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是煤炭行业去产能改革年,如果让“僵尸煤企”倚仗政府补贴继续存活,这对它们来说只会是饮鸩止渴。
 
    16家煤企获21亿元政府红包
 
    由于煤企业绩持续下滑,政府补贴的力度也在加大。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机构数据统计,截至4月7日,共有16家上市煤企发布了2015年年报。这16家上市煤企去年共获得政府补贴20.9亿元,而2014年获得政府补贴为11.6亿元,同比增加80%。
 
    具体来看,中国神华去年拿到12.6亿元政府红包,明显高于其它上市煤企。其在年报中表示,营业外收入2015年同比增长103.7%,主要原因是铁路、发电业务政府补助增加。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电企安装脱硫、脱硝、除尘等设备,能够从国家拿到环保补贴。而神华自去年以来不断发力发电业务,实施清洁能源战略,这其中拿到政府红包不足为奇。
 
    此外,中煤能源去年获得2.5亿元政府补助,2014年这一数据为1.8亿元,尽管红包变大,但中煤能源由于煤价大跌还是亏损21亿元。年报显示,2015年,公司营业外收入从2014年的3.00亿元增长18.3%至3.55亿元,主要是收到的政府补助同比增加0.78亿元。
 
    机构数据还显示,恒源煤电去年拿到政府红包1亿元,同比大增72%。
 
    《证券日报》记者在年报中还发现,该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中包括超税负财政扶持资金、矿产资源保护和整合项目省级补助资金、环保专项补助资金等十项各种名目的补助。
 
    但即便如此,恒源煤电还是陷入了巨亏。
 
    年报显示,公司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为39.66亿元,同比下降38.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83亿元,同比下降8982.73%。
 
    对此,恒源煤电表示,受宏观经济增速持续放缓,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以及市场需求不足等影响,公司煤炭产品价格持续大幅下滑。
 
    根据机构数据,国际实业去年的政府补助更是从207万元大增至2054万元。
 
    “僵尸煤企”
 
    靠红包或只能饮鸩止渴
 
    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不断深入,煤企在今年将获得更多的政府补贴。除了去产能,政府还鼓励煤企转型。
 
    近日,河南省政府下发《关于促进煤炭行业解困的意见》(下称《意见》),对煤炭企业实行了一系列支持和转型措施。《意见》提出,2016年-2018年,每年安排2亿元资金,对省骨干煤炭企业非煤产业自主创新、技术改造、节能减排等转型升级项目给予专项补助。
 
    业内预计,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清退“僵尸企业”是今年各省的工作重点,后续还会有其它省市出台有关的政策来支持煤企去产能以及转型。
 
    中银国际认为,“僵尸企业”有一种是僵而不死的,即企业仍在生产经营,但从盈利上看不产生价值,这其中国企较多,主要分布在煤炭、钢铁等行业。
 
    需要一提的是,在这种情况,要防止政府补贴成为僵尸企业复活的“养料”。
 
    日前已经陷入困境的某煤企就是典型的案例。其2012年净亏8亿元,2013年亏损扩大到23亿元,2014年亏损接近60亿元。
 
    同时,前几年,政府对其补助也与日俱增,从2012年的2.89亿元增至2013年的3.49亿元,2014年政府更是输血30亿元来缓解其流动资金困难。
 
    而从其现状不难发现,对于一家需要改革转型的煤企来说,政府补助无疑是饮鸩止渴。因此,从去年底开始,这家煤企已经开始通过转岗分流等方式来脱困。
 
    “煤炭行业去产能的过程中,地方政府的补贴肯定是有的,这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包括就业、GDP等等。谁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企业先倒下去,肯定是先尽量维持。”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可能导致去产能的过程延长。
 
    还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僵尸企业”有很多是拿了当地政府补贴或者贷款,靠这些坚持着。今年是煤炭行业去产能改革年,如果让“僵尸煤企”倚仗政府补贴继续存活,这对它们来说只会是饮鸩止渴。
 
    13家上市钢企去年获31.2亿元政府补助
 
    “输血”后还亏217亿元
 
    对于钢铁行业来说,过去的2015年里整个行业度日之艰,已在上市钢企陆续披露的年报中得到了充分展现。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是,往年市场还在“吐槽”一些钢企靠政府补助扭亏为盈,而2015年许多上市钢企面临的巨额亏损却是连政府慷慨输血都已不过“杯水车薪”了。
 
    截至目前两市已有13家上市钢企发布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这些钢企合计净利润约为56.2亿元,当年获得的政府补助总额约为24.9亿元;而到了2015年,虽然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大涨了两成多至31.3亿元,但当年的净利润总额却由盈利变为巨亏,亏损额高达217.1亿元。
 
    从单家钢企来看,2015年,重庆钢铁获约9.69亿元政府补助,报亏约59.9亿元;马钢股份获补助3.46亿元,报亏51亿元;华菱钢铁获补助1.57亿元,报亏40.2亿元;鞍钢股份获补助1.28亿元,报亏46亿元。
 
    而事实上,在整个钢铁行业中,这些上市钢企作为业内的龙头,无论是在政府扶持的力度上还是在融资渠道、成本等方面,都处于优势地位。上市钢企尚且如此,可以想见整个钢铁行业面临的困境。
 
    《证券日报》记者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获悉,4月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在钢铁行业财务工作座谈会议上发表讲话。刘振江表示,2015年是钢铁行业效益最差的一年,也是全行业真正的“严冬”。会员钢铁企业主营业务连续12个月亏损,从2015年7月份开始出现严重亏损,去年下半年整体效益大幅度下滑,每月亏损额都在100亿元以上。主营业务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加上投资收益等项目合计全年利润总额为亏损645.34亿元,而上年利润总额为盈利225.89亿元。
 
    刘振江同时表示,2016年全行业亏损的局面还没有改变,1-2月份亏损114亿元,2016年的重中之重是把“去产能、控产量、增效益”抓出成效。
 
    “钢铁产业的寒冬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期,在寒冬中优胜劣汰,过剩的产能得到出清,产业才能进入一个健康发展的周期。”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也向本报记者表示。
 
    一方面是严峻的去产能任务,另一方面是多年“输血”未见积极成效,还给地方财政带来巨大压力,目前一些地方政府也已开始转变态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此前就宣布,将停止对僵尸钢铁企业的财政补贴和各种形式的保护政策。自治区工信委相关人士分析指出,仅仅靠财政补贴和出台各项扶持的优惠政策,已经不能解决新疆钢铁产业的问题,只有化解过剩产能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这也从位于新疆的上市钢企*ST八钢近几年的命运可见一斑,尽管2014年和2015年分别获得了2304.3万元和4533.6万元的政府补助,但这两年该公司分别巨亏了20.3亿元和25.1亿元。
 
    对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书记张春贤亦强调指出,2016年新疆将坚决制止钢铁等行业新增产能,即使是先进产能也要严格控制。通过差别电价、环保节能政策等经济手段,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该关的企业一定要关,不能手软。
 
 
盛仕达